中华酒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剑南春

剑南春

尴尬的剑南春 回不去的“茅五剑”

[中华酒文化] 2020-09-12 14:54:51剑南春
上市不是一个决定性的游戏,但是一场面子的争夺战。郎酒最早发布股票发行招股说明书时,被中国证监会受理并公布,IPO一出,传酒的“六朵金花”就剩剑南春一家没上市了。
上市不是一个决定性的游戏,但是一场面子的争夺战。郎酒最早发布股票发行招股说明书时,被中国证监会受理并公布,IPO一出,传酒的“六朵金花”就剩剑南春一家没上市了。

另外剑南春黄金十年被泸州老窖赶超,新十年被郎酒覆盖。此外,白酒上市公司在二级高端行业的挤压趋势加剧,此前备受推崇的“毛吴健”也难以收拾风光。

从专业角度来说,纯粮酒市场的竞争布局一目了然。茅台和五粮液锻造了双头垄断的市场布局。洋河、泸州老窖、剑南春等知名品牌,虽然在区域范围内强势,但已经无法从之前非常知名的品牌支撑中产生。

“堕落”到第二行。

“毛吴健”时期已经成为一个历史时期,“二流道”才是剑南春的真实情况。根据剑南春官方数据,公司2019财年总营业额超过150亿元人民币,总体目标提前三年规划。这样的经营规模在上市酒类公司中排名第五,在顶级酒类公司的强力冲击下,剑南春不得不落后于人。记者阅读了今年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的财报,发现四家白酒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888.54亿元、501.18亿元、231.26亿元、158.17亿元。很明显,剑南春和一线的距离在拉大。

五粮液被茅台摘掉“酒王”的太阳帽后,剑南春从柳丁酒业公司退居二线。从公布的资料来看,2011年,茅台的营业收入不足100亿元,茅台和五粮液也有6亿元的差距。经营收入76.17亿人民币的洋河越来越勇敢,终于在全国纯粮、纯酒新“八仙班”中名列第三,剑南春出局。白酒业也从“毛吴健”时期转向“毛舞阳”时期。离开队伍的剑南春一步步倒下,他和一线的距离越来越远。此外,在郎酒与台湾争夺酱香型白酒第二份额的背景墙上,剑南春成为“川酒六大金牛”中唯一未上市的白酒公司。

对于今年上市及其市场规划的问题,记者致电剑南春负责人,对方表示不知道上市计划,今年的销售和营销工作照常进行,没有独特的计划。

症状无法根除。

仔细看川酒的排队,作为两个未上市家族的“川酒六大金牛”,郎酒IPO13年多才会见成效,剑南春的推广还没见关键。根据郎酒公布的招股说明书,公司今年的营业收入为83.48亿元人民币。另外,回应上市预期,业内也觉得,各有所长的郎酒,大获全胜。

在这次与郎酒的上市竞争中,剑南春因缺乏真正的控制人而受到限制。据了解,剑南春实际控制人乔在毛和毛五阳交替的那一年,参与了四川的一起腐败案件。2015年,乔·的失踪让早已离开队伍的剑南春大吃一惊。2018年,乔因涉嫌行贿和私分国有资产处置被分别处理。

然后,剑南春的股票问题一直闲置。根据展示的信息,现阶段乔仍是剑南春的控股股东。2003年剑南春改革实施后,传言公司高管持有干股。虽然这一信息尚未得到证实,但公司初始股东在此期间损失4000万元进行公司股权转让的事实再次引发业内猜测。此外,公司的员工股权纠纷也是五花八门。记者在整理出版资料后发现,剑南春改革后,由于员工真实身份发生了变化,不得不从拥有“金饭碗”的国企员工转变为拥有“瓷工”的私企员工,于是绵竹市赠送了一份改变真实身份的补偿金。根据当时的解决方案计划,员工可以 选择领取薪酬离开集团公司,也可以选择将薪酬存入集团公司,进入员工股权计划集体信托,购买部分股权。绝大多数员工选择了后者,但在2012年,一份《剑南春员工持股信托计划实施办法》夺走了他们作为公司股东的真实身份,股份成为“收益权”。

这一变化立刻点燃了剑南春与在职员工的分歧。记者注意到,在阿里拍卖网站上,键入关键词“剑南春股权”进行搜索,共有693笔抵押物。仅今年一年,就将有426项招标活动记录在案。其中,今年2月举行了“剑南春股份有限公司4.1万股”竞价,起拍价256.25万元。

IPO结束见黎明明。

事实上,剑南春在最初的改制方案中提到了“尽快上市”,但随后剑南春官网上出现了“剑南春总是不容易考虑上市”的观点。

上市与否是剑南春的一种选择,但也是一种复制。

就此事,白酒营销权威专家蔡告诉记者,从品牌知名度、行业地位、产品品种、未来发展前景等方面来看,剑南春都有上市的机会,但由于剑南春还有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包括与地方政府和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合作问题尚未解决,估计短期上市概率不大。

此外,剑南春还受困于无形资产的摊销。记者了解到,剑南春集团、维权人士和绵竹市政府部门已达成共识,由第三方评估机构重庆康华会计师事务所进行房地产评估。剑南春总资产在183.9亿元至201.31亿元之间,其中绵竹市政府部门拥有的无形资产摊销使用价值为62.3亿元。换句话说,包括商标标识、知名品牌在内的许多无形资产的摊销不属于剑南春。在乔案中,检察系统起诉乔时强调,乔贿赂有关政府官员,目的之一是为了更好地让改制后的剑南春集团免费使用剑南春名牌商标标识。

就剑南春而言,随着茅台、五粮液的扩张,二次高档次产业底盘被腐蚀的早、中、晚。显然,第二人才梯队将很快进入大人物争夺市场份额的冲击。从销售业绩来看,除了前座的洋河和泸州老窖,即将上市的郎酒和规模非常大的杏花村汾酒、古井宫、牛栏山,都是志在必得。专业人士认为,现阶段,区域性葡萄酒企业已经进入挤压成型的发展趋势,积累了诸多弊端的剑南春,很难回到“毛吴健”时期,所以保证“不离队”很重要。

文章评论